首页 > 女生耽美 > 同住人是小说家 > 第二十章 问及写作的不安和同样不安的女孩

第二十章 问及写作的不安和同样不安的女孩(2/2)

目录
好书推荐: 我,霍格沃茨二周目 玄幻:无限吞噬从转生虫族开始 我的1991 宿命之环 从小欢喜开启诸天之旅 藏国 法力无边高大仙 长生从学习开始 诸天旅者 学霸的军工科研系统

于夏不服输的样子叫人心疼,她珍爱地望着头纱,眼神却连一下都没有移动到婚纱上。也许是苦于囊中羞涩,无法像网络小说中的女主角那样嘴角扬起,柔声细语将婚纱收入囊中。

这个年龄还在读研究生的女孩,正常来说就不应该有什么钱的。

那件婚纱在她眼里似乎一文不值,于夏摇头,“我不要婚纱,但是我要这条头纱。”

“这不可能。”准新娘努力,一半因为自己选中的衣服被人分走一部分,这种感觉很可能被类比到自己的感情需要与人分享。

女人,谁都不喜欢这种感觉。

她要反抗,要据理力争,要争取自己的权益到底,哪怕是为此损失金钱和时间,甚至她可以连基本的优雅都不在乎。

女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让步,唯独在另一个女人面前不能。

她可以承认自己不好,但绝不是在另一个女人面前承认。何况于夏不过一个学生,二十出头的年纪,那位准新娘,浓眉皓齿,颧骨透着英气,自有一种在社会中见过风吹雨打的倔犟,也并不能说这种气质有何不对之处,竞争早就不分男人和女人,各行各业的竞争中也没有因为对手是女性而心慈手软,利益为先,自己最重要的时代,利己主义才能活久见,原本如水的女人活得更像沙漠里的仙人掌,必要的时候,尖刺竖起,一身武器。

于夏,你可真是——

新娘的言语依旧不带脏字的不客气,习惯了女人之间争斗的节奏,变换着拍子步步劝退于夏夺人所好的念头,这丫头却还是傻愣愣的拿着新娘的头纱像抓着皇冠上的宝石一样不愿放手。

“你怎么回事,拿着东西不放手这是做什么呀?”

老板气急败坏,新娘该说的也都说了,子弹用尽,拿着手机当扇子,站在原地抬头低头,眼神无处安放。

这傻姑娘不会又变成木头人了吧,选的时间也太不合理了。

“不好意思,这个,我来跟她说。”林然不情愿地走进店铺,靠近新郎身边找了一处还算宽裕的空地。

“诶?这不是林然嘛?”

“你是?”

认出林然的是一直没有说话的新郎,这位新郎正是林然的大学室友,秦风。

“疯子!你是疯子?”林然拍了拍秦风的肩膀,没想到他都已经要结婚了,连忙道喜,“看不出来啊,兄弟,你这是要结婚啦。”

“这是你同学?”一旁的准新娘转过脸来,问的是未来的丈夫,打量的却是别人未来的丈夫。

林然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但他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秦疯子是个大嘴巴,大学时候睡在林然下铺,关于谁考试作弊,谁家买了新车,谁又换了女朋友这类八卦乐此不疲的大嘴巴了整整四年,不过,人类的本质也许真就是八卦,小疯子的人缘一直不错,异性缘更是在平均水平以上。

目录
新书推荐: 杂交系灵植修仙 把我送人后,全家后悔哭了 春色难撩 说好的养忠臣,养成逆贼了 农门悍妻忙种田,夫君撩我生崽崽 外室登堂,疯批太子逼我二嫁东宫 火影:我鸣人不想努力了 被骗去恋综,我和绿茶顶流he了 都重生了,谁还替渣夫养外室啊? 和短命总裁互换后,玄学大佬杀疯
返回顶部